寫作經驗

論文的數字化開始

來源: | 作者:王俊杰 | 日期:2021-07-16 16:05:58 | 閱讀: 2181

近年來審稿數百篇,參讀的文獻更達數倍之多,逐漸摸索出門道:從論文引言就能鑒別稿件質量,更能揣摸出作者的寫作意圖。當然,我不會因此就斷然取舍,畢竟寫篇論文不容易,更何況很多人還困擾在寫作焦慮癥和投稿焦慮癥之中。引言是論文的發端,旨在交代論文所研究問題的來龍去脈,引導讀者進入研究主題??偨Y所見引言,論文的由來大致可分為四類:從0開始,從1開始,從π開始,從i開始。

從i開始的論文最多,大約占到七八成。i在數學中表示負1的平方根,是虛數的基本單位。從i開始的論文正像虛數一樣,看似交代了論文研究的來龍去脈,其實如同沒有說,甚至通讀全文都弄不清楚作者到底認識到了什么,要闡明的是什么。i類論文的引言要么像模像樣地羅列一些前人研究,然后話題一轉就硬說某個領域研究較少,算是確定了研究空白,變成自己的研究問題,其實知網一下就會發現所謂的空白已有不少文獻,至多是研究對象或地域不同,說白了就是抄作業,整個引言就是虛晃一槍,就是一個i;要么東拉西扯,寫下一大堆研究對象的重要性,最后話題一轉,稱要分析研究對象存在的問題,提出對策,其實是“為賦新詞強說愁”,沒事兒找事兒,與i無異。這類從i開始的論文,無一不是為完成額定論文任務而作,純屬“要我寫”,嚴格說來都不是合格的論文。不過,其中不乏帶些亮點的稿子,雖然缺乏學術價值,作為資料積累,不妨立此存照。

從π開始的論文數量也不少,約占一兩成。π在數學中代表圓周率,是一個著名的無理數,小數位連綿不斷,而且毫無規律。從π開始的論文引言,拉拉雜雜,啰哩啰嗦,焦點就是集中不到一起,正像π一樣,說不清道不明,漫無邊際。最后不得不強行打住,稱自己要研究什么什么問題,為某某業提供科技支撐,云云。很明顯,這類從π開始的論文作者確實有觀察有思考,一方面其涉及的研究課題太大,過于復雜,作者的思緒還沒有走出迷霧,另一方面,也是占主導地位的驅動力,是要完成額定論文任務,大多失于籠統空泛,學術價值也不是太大,可取之處是指出了一個迷霧中的研究問題,一個蒙著面紗的美人。

從1開始的論文數量不多,約占半成。這類論文的引言清晰地說明了研究問題的來龍去脈,在前人開辟的道路上確定了論文的出發點,從而推動研究向縱深發展。例如一篇關于植物抗凍保護膜的論文,引言首先稱純凈水過冷而不結冰,一般水結冰是因為冰核的存在;其次介紹有些細菌作為冰核誘發植物組織結冰而受凍害;進而稱有一種抑制冰核細菌的保護膜,從而引出論文的研究問題:保護膜效果如何。這樣就自然而然地確立了論文核心,接下來從試驗設計到結果分析,再到結論,一切都水到渠成。很明顯,從1開始的論文作者都是受過正規和嚴格訓練的研究人員,寫作中規中矩,其寫作動力是盡職盡責分享研究成果,即使有一些完成額定論文任務的考慮,所占成分也不大。從1開始的論文,有時會寫得平淡無奇,但是,白開水最解渴。

從0開始的論文,鳳毛麟角,筆者所審不超過十篇。從0開始,就是從無到有。這類論文的引言,三言兩語描述清楚研究問題,或是生產中的難點,或是有趣的自然現象,接下來的論述都是作者的細致觀察和深思熟慮。筆者剛剛審過的稿件就是典型的從0開始,其引言開篇就稱蠐螬是草坪地下害蟲,發生普遍,接著就交代自己發現蠐螬危害呈斑塊狀,總結出草坪受害斑塊的診斷技術,提出快準狠防治措施,像中醫高手醫治疑難雜癥一樣,對癥施策,手到病除。文稿中有些地方用詞模糊,語義不清,QQ詢問,作者不僅回答準確,更是常常舉一反三,帶出更多觀察資料,從而不斷豐富稿件內容,甚至帶來質的飛躍??傊?,與論文作者交流非常順暢而跌宕,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令人享受無比。反觀那些i類、π類論文,尤其i類稿件的作者,總是答非所問,交流半天都得不到所需的東西,甚至被作者帶進溝里,跌得鼻青臉腫,令人火冒三丈。從0開始的論文,引言中參考文獻不多,即使有也不免牽強。毫無疑問,從0開始的論文作者來自生產第一線,是些非常敬業的技術人員,其論文寫作是“我要寫”的結果。這些兢兢業業的技術人員主要關注的是生產難點和新奇現象,很少系統地研讀文獻,研究過程缺乏嚴謹的試驗設計,沒有翔實的數據和扎實的理論分析,寫作上也常出現一些詞不達意的硬傷,弄不好就會明珠暗投,慘遭拒稿。

現在看來,還應該存在第五類論文,套用老子《道德經》的話:“天下萬物生于有,有生于無”,具體說來就是從0經1開始,實現途徑就是結合生產一線技術人員和專業研究人員,各揚其長,各避其短,在實踐中發現問題,清晰描述問題,結合系統的文獻研讀和觀察思考,腳踏實地觸及突破點,提出猜想,設計試驗,研究完善后撰述成文。

i類、π類論文都出于“要我寫”,多多少少都染些標簽效應,作者被貼上科研人員的標簽,不由自主地要努力使自己像個科研人員。1類、0類論文都出于“我要寫”,深深打有自我實現的烙印 ,渴望研究成果得到社會承認,寫作過程雖然充滿置身產房一般的痛苦,只要嬰兒呱呱墜地,就是我這個審稿人也會被喜悅浸沒。從0經1開始的論文,可遇不可求,只要遇到,我會擺酒痛飲,一醉方休。

2020年7月16日行草于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