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作經驗

短文難寫,專家也會寫丟東西

來源: | 作者:王俊杰 | 日期:2021-09-11 18:22:45 | 閱讀: 2079

李磊 葉莉:200多字新聞報道網友直呼看不懂!問題出在哪兒?。傳媒茶話會,2021-09-10。

 

微信公眾號“傳媒茶話會”介紹,《上海一男子出租屋住了兩周在床底發現尸體》登上微博熱搜,不是因為其報道的事情,而是博文自身。全文200多字,卻讓網友大呼讀不懂。專家分析指出,該文人物關系交待不清、敘述中指代不清、敘事邏輯不清、信息混亂、語序不通,讓公眾難以承受。

原文如下:

[上海一男子出租屋住了兩周在床底發現尸體]奉賢本地人唐某帶著3歲的女兒租住在本市一出租屋內,今年3月帶女兒出門旅游,把房子交給朋友照看。兩周后,朋友找東西時在床底發現一具男尸。由于唐某的寵物狗氣味大,此前他未曾發覺。經調查,死者是49歲男子老余。老余的丈人是褚老伯,他是唐某的遠房表叔。老伯的女兒和外孫女都去世,便想過繼唐某的女兒。褚老伯把房子送給干女兒,原先說好女婿老余也有份,但唐某賣掉房產后,只付給了老余5萬。當老余索要房款時,唐某便起了殺心。最終,唐某在湖南落網。

另見到四位專家的改寫文。

專家一

標題:奉賢本地人唐某住所發現男尸案告破

今年3月,唐某和3歲的女兒出門旅游,把住所和寵物狗交朋友照看。兩周后,朋友到床下找東西時發現一具男尸。此前,因寵物狗氣味大,未察覺異味。

唐某有個遠房表叔褚老伯,女兒和外孫女都已去世,想過繼唐某的女兒,并把房產送給唐某,同時答應女婿余某,房產他也有份。唐某將房賣掉后只給了老余5萬元,老余還索要房款時,唐某便起了殺心。唐某屋里發現的男尸,便是49歲的老余。

唐某已在湖南落網。

 

專家二

標題:上海一出租屋內驚現男尸

奉賢本地人唐某帶著3歲的女兒租住在本市一出租屋內,今年3月他帶女兒出門旅游,把房子交給朋友照看。兩周后,朋友找東西時在床底下發現一具男尸。

經調查,死者是49歲男子老余。老余的丈人褚老伯,是唐某的遠房表叔,女兒和外孫女都已去世,他便想過繼唐某的女兒給自己,同時把房子送給她。

原先說好女婿老余也有份兒,但唐某賣掉房產后,只付給了老余五萬。當老余索要剩余房款時,唐某便起了殺心并將其殺害。

最終,唐某在湖南落網。

 

專家三

標題:出租屋床下發現男尸,嫌疑人湖南落網

近日,奉賢人唐某涉嫌殺人,在湖南落網。

今年3月,唐某就帶著3歲女兒外出旅游,將出租屋交給朋友照看。兩周后,朋友找東西時發現床下有具男尸。經調查,死者老余,49歲。因為唐某家的狗氣味很大,他此前未曾發覺屋里有異味。

老余的丈人是禇老伯,他也是唐某的遠房表叔。禇老伯的女兒和外孫女都已去世,他想過繼唐某的女兒,并將房子送給干女兒,同時說好,這房子他的女婿老余也有份。

唐某把禇老伯的房子賣了,只付給老余5萬元。老余向唐某索要房款。唐某遂起殺意。

 

專家四

標題:上海一男子出租屋住了兩周在床底發現男尸

今年3月,在上海一出租屋內的床底下驚現一具尸體。經調查,死者姓余,男性,49歲,他向唐某索要房款時,被殺害。

余某的丈人褚老伯,也是唐某的遠房表叔。老伯的女兒和外孫女都去世后,他過繼了唐某的女兒為干女兒,并贈送一套房子。起初,允諾房子也將分給余某一份兒。

但唐某賣掉房產后,只付給了余某5萬。當老余索要房款時,唐某便起了殺心。

兩周前,唐某帶著3歲的女兒出門旅游,把出租屋交給朋友照看。朋友在找東西時,在床底發現一具男尸。由于唐某的寵物狗氣味大,此前他未曾發覺。

最終,唐某在湖南落網。

 

 

改寫的四文都偏重到梳理人物關系方面,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原文作者的想法。專家三和專家四,改變了原文敘事風格,變為倒卷簾式報道文體,其實是重寫;專家一和專家二,忠實原作者思路,沒有改變其懸疑式敘事風格。倒卷簾式報道,開段說出結果而設謎,接下來敘事揭謎,最后扣合全文,讀者閱讀中和閱讀后都不會有太多思考,容易跟著作者的思路忽略一些重要信息。懸疑式敘事,開段擺出抓人眼球的結果,接下剝蠶抽絲,最后揭開案底,讀者一開始就像讀懸疑小說一樣思考,讀完全文仍然回味,容易發現一些重要信息。

專家一的改寫,介紹事件細節比較充分,全文以唐某為主線,平鋪直敘,懸疑風格被減去幾分。專家二的改寫,介紹細節不夠充分,全文以男尸為主線,情節跌宕,更忠實原文思路。

專家二的改寫,第二、三、四段非常好,首段有些毛病。一是標題中的地名是上海,文內卻是奉賢,讀者不一定知道奉賢是上海的一個區,因而顯得文不對題。二是略去寵物狗氣味掩蓋尸味的細節,削弱了故事的懸疑性。三是為了呼應標題中的“出租屋”,第一句寫成“租住在本市一出租屋內”,略顯啰嗦和刻意。

專家一的改寫有個毛病,“朋友到床下找東西……”?!暗健庇兄鲃拥囊馑?,顯得這位朋友太過隨意,難免被人譏諷鳩占鵲巢。專家二的改寫略去“出租屋”這個信息,實際丟掉了發人深思的關鍵東西。其實,原文寫得亂,除了人物關系復雜外,各個事物也被一條暗線扯在一起。

原文作者想法很多,一條明線和一條暗線絞成了麻團,造成全文一團糟?!俺鲎馕荨笔侨牡狞c睛一詞,丟不得。作為本地人,唐某得到房產不住反而出售后再租房居住,無疑有貓膩。唐某養氣味大的寵物狗,甚至“過繼”“干女兒”等事,都草蛇灰線地指向老余。為忠實原文作者思想,套用專家一和專家二的兩文,再改寫如下。

 

標題:奉賢一出租屋內驚現男尸

今年3月,奉賢當地人唐某帶3歲的女兒出門旅游,把租住的房屋和寵物狗交朋友照看。兩周后,朋友找東西時在床下發現一具男尸。此前,因寵物狗氣味大,未察覺異味。

經調查,死者是49歲男子老余。老余的丈人褚老伯是唐某的遠房表叔。褚老伯的女兒和外孫女都已去世,想過繼唐某的女兒,把房子送給了她,同時答應女婿老余對該房產也有一份。

唐某賣掉房產,只付給老余五萬。老余上門索要余款時,被唐某殺害。

最終,唐某在湖南落網。

 

改寫說明:

1)“租住的房屋”呼應標題中的“出租屋”。兩者敘事角度不同,作用不同。標題吸引讀者,首段破題敘事;標題要概括簡潔,敘事要自然流暢,把唐某租房居住這一細節改造為定語,融進敘事中,更能伏筆千里。

2)把房子送給了(唐某的女兒)。唐某能出售房子,說明拿到了房產證。因此,該句必須加“了”字表示其事已經完成。

3)老余上門?!吧祥T”二字暗示老余被殺在出租屋內,并鞭撻唐某居心不良。

4)索要余款?!坝嗫睢倍肿顪蚀_,揭露唐某賴賬的惡行。

5)“出門旅游”,“上門索要”,遙相呼應,扣合全文。

6)“落網”,不言而喻點明警方作用,同時呼應標題。

 

改寫為140字短文如下。

出租屋驚現男尸

3月,奉賢當地人唐某帶3歲女兒旅游,租住的房屋交朋友照看,還有寵物狗,味很大。兩周后床下發現男尸。死者是老余。余的丈人褚老伯是唐某遠房表叔。老伯女兒、外孫女先后去世,想過繼唐女,房子送給唐女,余也占一份。唐某賣房只付給老余五萬。老余上門索要余款被害。唐某在湖南落網。